尧十三

尧十三

简影网

时间:2020-02-25 13:22:13

 52 

举报

今天要说的人,虽是油叶的核心成员,但和马頔、宋冬野比起来,他属于少数人的。有人说,这个寡言少语的男人有一种特殊的魅力,让迷他的人迷到死,不喜欢他的人,一秒都不愿多听。

在我看来,尧十三的音乐就像他的人一样,闷骚、克制却又热烈,像一个调皮又骄傲的孩子,有时候他是失眠夜的一剂良药,第二天一早他又成了时间的新欢。

突然想到李志说过的一句话:“尧十三是天才!”。

尧十三出生在1985年,他的老家是贵州一个叫织金的地方。织金是一个小县城,车慢马慢,和繁华的大都市比起来,显得边缘化。

所以尧十三常和观众说起他记忆中的场景:一个流浪汉,穿着破烂衣服,露着股沟,倚着墙根睡觉,而墙上写着,“城市让生活更美好”。

他有时会开玩笑:“本来我和这个世界说好了要去成为一个医生的,可是最后成为了一个民谣歌手。”

很多人不知道尧十三的父亲是个医生,为子承父业,尧十三考上了武汉大学医学院,并苦读了五年。

只是他从没当过一天医生,而是选择成为民谣歌手。我不知道他的心里是不是会有遗憾只是想到了一个故事。

据说有一次,他听到了宋冬野在唱《鸽子》,他突然感到一种错位感,想到了自己的大学生活,想到了自己兢兢业业一辈子的父亲。突然潸然泪下,原来自己就是那只迷路的鸽子啊...

但我想这一切都是注定的,这个既害羞又瞧起来坏坏的大男孩,实在是个唱歌的命。

尧十三的性格和其他两个人很不同,在他的作品里,没有怀春悲秋的伤逝,也不是小清新,他的歌始终带着一种坏坏的调皮,甚至有些很污的歌词下,隐藏着不轻易诉说的一往情深,就像一个骄傲的孩子。

就像他的那首《**的》。这首歌因为电影《推拿》而被人们熟悉。一句句轻吟,伴随的吉他与口琴,看似松弛无力,但其力度已经完全透过了音符,直接抵达到情感中最为隐秘与核心的地带。

《推拿》里半盲女问:你爱我吗?你有多爱我?盲男:爱你就像红烧肉。我很喜欢这个桥段。我觉得爱不是阳春白雪不是精神交流,是肌肤之亲是一起吃过的食物一起牵手走过的路。

但我最喜欢的还是的他那首《旧情人,我是时间的新欢》。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,马頔冬野都在做成年人的事情,想成年人的问题,我像个小孩,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这大概就是他能写出这首歌的原因吧,它听起来是那样克制,但是孩子般的委屈却更让人想哭。

网上有一段叫《十三谣》的纪录短片,片子里,长发的尧十三和马頔背着吉他挤地铁。尧十三对这段日子十分怀念,但坚持回家的决定。“离家十年,想家了。马頔和冬野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而我的一切都在贵阳。”尧十三依然会在演出中翻唱麻油叶伙伴的歌,他只要冲着话筒说“接下来,是麻油叶时间”,现场的氛围立刻就会达到高潮。温州站的演出中,尧十三唱了《斑马,斑马》,以及一首声嘶力竭的《海咪咪小姐》。

演出结束,尧十三蹲在舞台上,把刚才用的电脑、效果器装进自己的背包里。最近,他每天要重复采访、演出、签售的流程。他曾说模式化的生活会令他发疯,不过他享受这一趟旅行。“每天在不同的城市,哪怕很接近,但如果仔细一点的话,你就都能分出来——人们说的话不一样,环境和气候不一样。”说到这里,他捏了捏自己的鼻子,“最明显的是,每次下车的时候闻到的味道是不一样的。”

尧十三把行李背在背上,包的拉链开着。“十三,你的书包开了。”“它坏了,没事儿。”

今年,他还要走33座城市。

我有话要说

登录后评论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