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是同行,照片是她们交流的货币

女人是同行,照片是她们交流的货币

不离

时间:2020-01-16 11:23:40

 6619 

举报

 

与其说汉娜(Hannah Starkey)是摄影师,不如说她是一个导演。她往往会先构思一个叙事性的场面,然后再去寻找场景,调教模特,用相机还原。

 

女人往往比男人更懂得欣赏女人,她们是同行,更有可能产生利益一致的“纯爱”。汉娜巧妙地捕捉到了同性的美,这种美似乎有些许“走神儿”。这种美体现在仪态和细节动作上,在女人眼中,整体仪态往往比局部的脸蛋儿更迷人。

 

今天很流行一种类型的纪实摄影拍摄方式——模特直视镜头,也就是直视着你。久了,这种直视与直视的交流也会失效,或令人厌倦。模特不知道你是谁,但他知道有人在看他,是有一种间接的互动存在的。而汉娜镜头下的模特,她们的眼神各自望向别处,引人入胜,更能引起我们窥视的隐秘快感。她们忽略了摄影师的介入,也未曾警觉到自己正在被观看,虽然这也是一种摆拍或者“表演”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观看汉娜的照片时,因为它的精细,我们时而能联想到古典油画;也因为它丰富的叙事性,我们会回忆起电影里的某一帧,有时甚至还能从模特的装扮中发现一些时尚元素,从置景中了解特定时代的潮流文化。

 

从汉娜照片中发现层层惊喜的不只我们,其实这些照片在90年代就颠覆了大众对纪实摄影和传统街头摄影的认知。汉娜说:“从一开始,我就想把我学过的多种摄影类型夹杂在一起展开创作。通过某种方式将纪录片的情感语言,广告的精巧和街头摄影的观察方式结合在一起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北爱尔兰摄影师汉娜·斯塔基(Hannah Starkey)生于1971年,现生活和工作于伦敦。

 

汉娜于1992年在爱丁堡的纳皮尔大学(Napier University)学习摄影和电影。1997年取得伦敦的皇家艺术学院(Royal College of Art)摄影硕士。RCA代代育高才,正是在RCA的学习让汉娜找到了自己独特的摄影语言。读书是相当有效的一种学习方法,在摄影学习中,翻阅摄影作品,借鉴前辈带来的顿悟和提升就更明显了。比如汉娜就追随了Jeff Wall 舞台造型式(Tableau)的摄影。并且在一次翻阅书籍《家庭舒适的乐趣与恐惧》(pleasure and Terrors of Domestic Comfort)时,深入了解了南·戈丁(Nan Goldin),威廉·埃格斯顿(William Eggleston)和辛迪·谢尔曼(Cindy Sherman),这些摄影前辈在她日后的拍摄里都或多或少留下了各自的影子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RCA的毕业展上,汉娜展出了7张大画幅的女性主题照片。幸运的她凭借精彩的构图获得画廊经纪 Maureen Paley的青睐,当即被签约。之后,《星期日泰晤时报》《英国时尚》《Vogue》《i-D》接二连三地报道了她,泰特美术馆、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也开始收藏她的作品。

 

汉娜逐渐在摄影圈中有了自己的地位,在接下来十年的关注着同一个话题

——女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我真的认为视觉文化是女性平等与自由的最后战场”。身为一个女性摄影师,她把镜头对向了同性。图片中有路人,有朋友,有职业演员,但无一例外都是女性。

 

画面中描述了来自各个领域的女性,她们展露着女性的常态。像生活中的任何一个女人一样,看似平凡,却各有迷人之处,也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罗兰·巴尔特有过一个符号学理论,他说照片蕴藏着大量的符号,因为任何图像都能承载信息,让你产生联想。汉娜也非常认同这一点,在图像为王的今天,作为女性摄影师,她把对女性平等的呐喊通过视觉形式传递给广大读者。

 

“我真的认为视觉文化是女性平等与自由的最后战场”。十年如一日,她用自己的摄影语言做着为女性发声的坚持,“我认为我们正处于数字化的革命中,这里图像为王。图像是人们交流的货币:完美的自拍,个人头像等等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摄影似乎是20世纪的技术,但它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影响着我们,它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我们能非常精通的潜意识语言。像 Instagram 这类社交平台也对我们进行着摄影教育。”

我有话要说

登录后评论

最新评论